癌症传媒报导


新药截击BRAF变异基因 肺癌治疗现曙光

BRAF 基因突变可发生于不同肿瘤,包括黑色素瘤、甲状腺癌、大肠癌、卵巢癌,以及本港第二常见的肿瘤-肺癌。临床肿瘤科专科陈亮祖医生指出:「肺腺癌在肺癌中最为普遍,虽然吸烟人数下降,但肺腺癌患者却有增加趋势。」

研究显示,目前由BRAF 基因变异引起的肺腺癌个案,占所有非小细胞肺癌或肺腺癌约1至2%,而当中约有70%为BRAF V600E型,即BRAF V600E位置出 现突变。「由BRAF基因变异引起的肺腺癌,与其他类别的肺腺癌,病理学上相差无几。不论是吸烟还是非吸烟者,均有可能患上BRAE基因突变肺癌。」

BRAE肺癌愈后较差

BRAF基因变异肺腺癌一般愈后较差,在还未有针对此类癌症的标靶药物面世前,只能依赖化疗控制肿瘤,不过肿瘤对化疗的反应并不佳,因此成效并不理想。「幸好现时有专门针对BRAF基因变异的新药,根据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路(NCCN)最新指引,当确定患者的肿瘤带有BRAF变异基因,便可应用。」

另亦有最新研究发现,将针对BRAF 基因变异及抑制MEK的标靶药物合并使用,能提升存活期,成效亦更佳。「BRAF变异基因透过刺激连串通道去激发肿瘤生长,引起连串反应。除了针对 BRAF基因变异的药物,亦有专门抑制 MEK的药物,研究发现,两种药物双管齐下,效力更佳之余,亦可延迟药物抗 药性出现的时间。」

合并用药成效更佳

临床研究数据证实,单独使用针对BRAF基因变异的药物治疗BRAF V600E肺腺癌,总体生存可延长12个月,但合并两种标靶药物使用作二线治疗,总体生存则增至18个月。「美国最新研究更发现,如一开始已确定癌症带有BRAF基因变异,第一线就可使用两种标药物,患者的生存率可长达25个月。另外,此药物组合对缩小肿瘤的效果亦非常好,临床可见有2/3病人的肿瘤明显缩小,效果比传统化疗更为优胜。」

不过副作用相信是不少患者担心的问题,药物组合同时应用两种药物,副作用会否因而增加,令患者不适?陈医生解释:「药物组合的副作用亦不算太严重,亦有方法可以处理。常见副作用包括发烧、腹泻、恶心、胃口减少,这类不良反应目前亦有很多药物可以帮忙改善。」

参考资料: 健康自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