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传媒报导


陪伴癌症病人走过康复路 肿瘤科医生:知悉病情是病人的权利

陈亮祖医生着的新书《癌症谬误100解》,内容贴地、笔触显浅易明,解答了不少对癌症的一些误解。扫除谬误十分重要,他述说行医中这一个难忘癌症个案:

「这个案『好唔抵』。病人是约60岁的乳癌患者,贺尔蒙受体ER、PR呈阳性,已摸到有肿瘤,看我时已属晚期,并扩散至肺部,已出现气喘。好难才游说到她在肿瘤里抽组织化验。」陈医生劝她打化疗针,因大部分病人打化疗针后2至3星期后气喘会改善,并处方口服抗女性贺尔蒙药。

惟她极信中医,中医指会帮她医好,用中草药敷在主瘤上。嘱她一个月后来看我,没有来,直至3个月后她严重气喘求医,入院后见她的主瘤已流晒血。血液报告尚可,这一刻都可以做化疗,以及服用贺尔蒙药「㩒一㩒住」。

但对方依然坚持不肯,只好给她气管扩张药物、减轻她吸氧气的辛苦。两星期后气喘加剧,连平躺都不能,陈医生建议可使用少许吗啡纾缓,她仍坚拒服用任何西药。

「我对她说,这些药对你有何坏处?你现在连命都可以赔上,情况已一路差,这些药不会攞你命,仲可以帮你,连命都可以唔要,你还有甚么可以输呢?」病人捱多两个星期,最后在床上喘气至死亡。

我好想帮她,但她一直拒绝,我做不到任何事,见她死得好惨好心翳。就算她不打化疗药,以我经验,食贺尔蒙药可起码延长6个月。

向病人直陈事实

人们闻癌色变,如何向病人道出患癌的现实?他主张直接与病人及家属直言。

有不少家人都希望我向病人隐瞒病情,或不要直接说,年长患者更不要如实告知,怕打击患者医病的谂法。

这不过是错觉,根本是呃唔到,要做电疗、化疗,电疗过程中会甩头发,病人不是儍的,会见到其他病友,去到医院见到肿瘤科,无可能呃到。

他说欺骗病人只会造成病人对医生、病人对家人互相不信任的局面,反而不及如实相告。「讲时会正面点,癌症对很多人来说是禁忌,像判了死刑,但部分癌症早期有断到尾的机会,好返重新做人,香港人平均寿命,女的88;男的82、83,好得返理论上亦可去到这年纪。」

若不幸地属于晚期肿瘤,痊愈的机会无异「差得远」,但毋须灰心。

「我初入行(1999年),当时确无较好的药物治疗,只有传统的化疗药,见到第4期患者,普遍8成病人一年内会过世,现在进步多了,如常见的第4期肺癌,有标靶药能延长寿命2至3年,副作用少,化疗无以前咁毒,辅助药物如止呕药已进步很多。」

化疗没以前般辛苦,甚至老人家都可以接受化疗,治癌的跃进,和以前是差天共地。

年长患者看得开

生命将燃尽,还有多久寿命?是病人最常问陈医生的问题。

病人问我,我一定会讲,这是病人的权利,你不知病人有何打算,如财产的分配,一些事情交带,最弊是大家隐瞒住他,病人有些事情好想去做,突然间唔系度是一个遗憾。

有些家属怕年长患者接受不到,陈医生表示反而愈是年长,见惯风浪,仔大女大,反为更加接受死亡这件事。

陈医生认为,最紧要患者仔女出晒身,毋须他照顾,反为好安心。既成事实(患癌),(余下日子)不辛苦就得。

见尽死亡,问陈医生是否仍有深刻感受?

我最大感受是病人医得好,大家都开心,病人会感激医护人员;部分病人明明是医不好,只要陪到他行最后的时间,可以安详、唔痛地离开。 很多人错觉是,长肿瘤到临死一刻都好痛好辛苦,骨痛到典床典席、透不到气。

其实现今的止痛药好好,有需要使用一些吗啡,唔痛苦安详离去。

病人离世,家人难免伤心,但会致电或寄卡给他,感谢他这期间对病人无微照顾。「这满足感比起医好病人更大。」

参考资料: 经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