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传媒报导


在不同时空下,年长大肠癌患者有着不一样的经历

两位长者,同样患上大肠癌,同样已活过了大半个世纪,但一位进行传统化疗,另一位接受口服化疗,却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

长者更重治疗质素

十多年前,当电话已经可以带出街外时,大肠癌病人所接受的化疗却跟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分别不大,仍是5-氟尿嘧啶(5-FU)为主要的骨干药物。临床肿瘤科医生陈亮祖医生指出,此化疗可以注射或静脉滴注的方法处方,却都需要患者经常往返医院,与及承受药物副作用,而这些发生于长者身上,难受程度更会加倍。陈亮祖医生解释:「长者的血管较脆弱,更容易因滴注化疗药物而引致血管发炎;而且年长癌症患者更看重生活质素,他们怕辛苦,嫌麻烦,不希望已经活到了一把年纪,被治疗剥夺了仅有的娱乐消遣。」

口服化疗助「安享晚年」

事实上,中国人强调「安享晚年」,故此不难理解年长癌症患者宁愿活得舒服一点,而牺牲病情受控的想法。十多年后的今天,流动电话更加普遍,功能已不限于通讯;今天的化疗也出现翻天覆地的转变,在滴注以外还有口服药物的选择。陈亮祖医生表示,5-FU的口服化疗剂在不影响药效的情况下,可帮助患者免去被插针注药之苦、省下不少舟车劳顿进出医院的时间,也不用长时间困于医院内接受治疗,这些通通对长者非常重要,有助降低他们对治疗的抗拒。

(十多年前) 古稀之龄身体难抵化疗

七十多岁的黄伯(化名)刚完成切除大肠肿瘤的手术,因淋巴转移,属于第三期,有较高复发机会。按一般指引,他需于手术后再进行来减低肿瘤出再现的风险。不过,黄佰听罢医生提及化疗期间可能出现的一连串状况:肚痛、腹泻、食欲不振、口腔内的黏膜发炎、需要每两星期便得住院治疗、吊针后令血管发炎等等,对治疗大感抗拒。另外,医生对黄伯接受化疗也有所保留,即是他手术后康复进度良好,却担心他已达古稀之龄的躯体未必能够承受药物的毒性。最后黄伯决定只保持定期覆诊,暂不进行任何治疗。

可是,相隔约大半年左右,黄伯因肿瘤于肝脏复发而求诊,肿瘤还分布于数个肝叶之上,不得不接受化疗来控制病情:此时,黄伯的健康也因肿瘤复发的缘故而变得较虚弱,却始终要撑着身体接受化疗……

(今时今日)「马照跑」

接近八十岁的张伯(化名)三代同堂,生活顺遂,叫他最不快的事情也只是每周两次的赛马日,心水马儿未能跑出好成绩罢了。但他却在大半年前,常常感到胃部被异物压着,最后经过检查,证实张伯患上第四期大肠癌,而肿瘤还从大肠扩散至肝脏,导致胃部受压。第四期大肠癌的基本治疗是需要使用两种化疗药物,然而张伯对治疗非常抗拒,让他躺医院接受治疗比要他的命更难受,但他的家人认为不可以对肿瘤放任不理。经过商讨后,张伯终于愿意让步,却只接受口服化疗。

服药两至三个月后,张伯的胃部不适逐渐减少,电脑扫描显示他的原发及扩散肿瘤也有缩小。不过,张伯对此一点也不为意,只要他仍然能够「马照跑」,已是他这位「伯爷公」最大的福气。

滴注 VS 口服



参考资料: 头条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