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传媒报导


卵巢癌标靶药物诞生 点燃患者抗癌新希望

强力提升患者病控时间至11.2个月

香港中文大学内外全科医学士、英国皇家放射科学医学院院士、香港临床肿瘤专科陈亮祖医生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卵巢癌目前为香港女性10大癌症之一,排女性癌症第6位。全港每年新增卵巢癌患者约570名,其中每年有接近200个死亡个案,死亡率排在女性癌症第7名,死亡对发病比率约30%。

卵巢癌症知多少

数据显示,香港卵巢癌患者确诊时属于第一期的占41%,第二期占9%,第三期占22.6%、第四期占11.6%,其余一些个案未能分期。由此可见约三分一的卵巢癌患者就医时,已处于较为严重的晚期。但为何会有三分一的患者,在患上卵巢癌初期时不能自行发现身体的异样?

陈亮祖医生告诉记者:「卵巢癌不易被发现,尤其是初期的症状不明显,患者未必会出现下体流血等症状,有时只会像得了其他例如胃痛,肚胀等病症。所以有些妇女就觉得可能是经期不舒服、胃痛或者是吃了变坏的食物,最终忽略了非常隐蔽的卵巢癌病症。」

就如何治疗卵巢癌,陈亮祖医生表示,目前的治疗方案主要通过外科手术,随后进行化疗来抑制卵巢癌肿瘤生长。若卵巢癌患者在第一或第二期接受治疗,他们的五年存活率是比较高的。但若到了第三期才进行治疗,术后五年存活率会相对较低,只有约50%。而到了第四期进行治疗的五年存活率就会低于20%。因此,尽早发现卵巢癌并进行治疗尤其重要。但如何才能及早判断自己是卵巢癌高危一族?

陈亮祖医生表示,卵巢癌的成因分先天性与后天性。其中女性若没有生育经历或没有母乳喂哺,有较高风险患上后天性卵巢癌;若女性的家族成员中有乳癌、卵巢癌、腹膜癌、前列腺、胰腺癌等家族遗传病史,这类女性由于遗传基因,患上先天性卵巢癌的机会较高。而这种先天的遗传性卵巢癌,与一种叫BRCA的遗传基因有很大关系,若女性携带变异的「BRCA」基因,就有较高风险患上卵巢癌。

人体BRCA基因突变 丧失抑制肿瘤功能

BRCA是抑癌基因,在调节细胞复制、DNA损伤修复、细胞正常生长方面有重要作用。如果BRCA基因突变,人体就丧失了抑制肿瘤的功能。陈亮祖医生解释,BRCA突变类型达数百种之多,与人体的很多癌症都有关系,比如大肠癌、前列腺癌等,其中关系最紧密的是乳腺癌,其次就是卵巢癌。如果家族中有人携带BRCA基因有机会,就有机会传给下一代,而携带BRCA基因的人出现肿瘤的机率较一般人高出很多。

然而,世界卵巢癌的最新数据显示,卵巢癌患者中因先天遗传带有BRCA基因突变的概率约为14%,相当于每七位卵巢癌患者中便有一位出现遗传性BRCA基因突变,有部分患者的BRCA基因突变并不是通过先天遗传的,而是通过偶发性的后天变异引起BRCA基因突变。

现时医生会为第四期或复发性卵巢癌的患者,安排BRCA基因测试。而全球不同的癌症权威组织亦建议卵巢癌患者接受BRCA基因测试,如美国全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和美国临床肿瘤科学会(ASCO)等。陈亮祖医生建议部分乳癌或卵巢癌患者的女性家属也可一起进行该测试,以排除BRCA基因和患乳癌或卵巢癌的风险,以便可以更紧密监察,尽早发现肿瘤,尽早医治。一般女性可通过化验血液、口腔粘膜细胞做遗传性的BRCA基因测试。

如果已是对铂化疗有反应而复发的卵巢癌患者,医生又通过测试检测出患者属于BRCA基因突变,此时就能用另一种治疗方式——标靶药物PARP抑制剂来控制患者卵巢癌细胞的扩散。陈亮祖医生解释:「若不是BRCA基因突变引起的卵巢癌,使用PARP抑制剂的效果微乎其微,因PARP抑制剂只精准地针对存在BRCA突变癌细胞的患者。」

标靶药物PARP抑制剂带来新希望

PARP参与DNA修复,不但在调节细胞存活和死亡过程中具有关键作用,同时也是肿瘤发展和炎症发生过程中的主要蛋白质。但PARP也能帮助卵巢肿瘤修复变异的BRCA细胞,以至于患者进行化疗后,都无法完全破坏病变的细胞,而标靶药物PARP抑制剂能令卵巢癌病变细胞中的PARP不再进行修复工作。

当卵巢肿瘤中BRCA突变癌细胞失去PARP修复功能时,基因组就会变得支离破碎,DNA修复机器发现没法再修补病变的BRCA基因时,便会启动细胞固有的自杀信号,引起细胞的程式性死亡,令即使看似强大的癌细胞也逃不过死亡的宿命。同时,PARP抑制剂只会抑制人体中大部分PARP基因的修复,并不会抑制人体其他健康细胞中的BRCA基因修复功能,其他细胞还是能正常进行修复工作。由于PARP抑制剂对癌症细胞的较高针对性,医学界称之为「标靶药物」。

陈亮祖医生表示,根据近期公布的晚期卵巢癌二线药物临床硏究报告,若在铂类化疗后坚持每日使用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的BRCA基因突变患者,其「无恶化存活期」为11.2个月(「无恶化存活期」描述的并不是病人总生存时间,而是有效控制肿瘤的时间),对照未使用PARP抑制剂的病人,只有4.3个月。疾病控制的时间增加了近7个月,这对复发的晚期卵巢癌病人来说,绝对是福音。

陈亮祖医生告诉记者,它的最大好处在于它是一种口服药物,患者按时在家服用即可,无需再奔波于医院和家之间进行化疗。此外,临床测试证明该类药物严重副作用基本上小于5%,且效果明确,令肿瘤的控制更加长远。

内地市民赴港亦可使用口服标靶药进行持效治疗

陈亮祖医生告诉记者,PARP抑制剂已于今年8月初在香港正式注册,有望在未来为香港抗癌事业作贡献。此外,内地患者亦可携带BRCA基因测试报告赴港就医,医生会根据病情考虑使用标靶药物PARP抑制剂进行治疗。

医生小嘱咐

陈亮祖医生最后嘱咐广大市民,由于卵巢癌的症状始终不太明显,市民一定要留意自己的身体变化,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尽早看医生,早发现、早做手术进行肿瘤切除,令康复的机会增加。

此外,卵巢癌始终都是一种比较恶性的肿瘤,若卵巢癌不幸复发了,患者也不必担心,因为随着现代科技的进步,除了化疗外,患者如果是携带BRCA突变基因,是可以通过服用标靶药物PARP抑制剂去控制肿瘤。

参考资料: 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