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传媒报导


首款获批毋须接受生物标记测试 复发性卵巢癌维持治疗新突破


卵巢是女性的重要生殖器官,虽然大小只有2至4厘米,却掌管了女性荷尔蒙分泌和生育能力,说是女性的「大本营」并不为过。然而,当有不速之客,例如癌细胞入侵大本营,女士们便要面对卵巢癌这场硬仗。

卵巢癌是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之一。最新统计数字显示,目前卵巢癌位列本港女性常见癌症第六位,死亡率则位居第七。2016年发病个案为598宗,死亡个案为229宗。换句话说,约三分二患者能够战胜卵巢癌,三分一患者最终因卵巢癌而致命。

发现往往届中晚期

迄今为止,卵巢癌并无理想的筛查方法。所谓筛查,是指在未出现任何症状之前及早识别和诊断,提高治愈机会,减低死亡率。卵巢癌不像子宫颈癌可透过抹片有效筛检,而癌指标CA125水平容易受其他身体状况影响,故其灵敏度和特异性有限。另一方面,早期卵巢癌几乎没有症状,直至患者因尿频、腹胀、消化不良和食欲不振等症状求医时,病情往往已届中晚期,增加治疗的难度。

卵巢癌的特性是生长速度快,手术是重要的治疗方法,化疗则按个别需要在术前或术后给予,标准用药为紫杉醇和卡铂,疗程每隔3星期一次,患者多数需接受6个疗程。大部分卵巢癌个案对化疗的反应不俗,惟中晚期卵巢癌复发率高达六成以上,这是由于肉眼看不见的微量癌细胞已在腹腔游走,化疗未必能完全将之消灭。因此,如何及早发现卵巢癌并有效防止复发,一直是临床上的大难题。

以往,临床上见过不少患者在熬过辛苦的化疗后,癌细胞在短时间内死灰复燃,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只能再次接受化疗,不但身心俱疲,更甚的是病情受控的时间亦愈来愈短,惟化疗毒性较强,不宜长期使用。如何使化疗的药效维持更长时间?医学界由此衍生出「维持治疗」的概念,希望利用毒性较低的药物控制肿瘤,让患者在保持生活质素的大前提下带病延年。

第一种应用于卵巢癌维持治疗的药物是透过静脉滴注的抗血管新生标靶药「贝伐珠单抗」(Bevacizumab)。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贝伐珠单抗的作用是抑制新血管的增生,藉此截断癌细胞的养份供应,使其无法生长。换句话说,即是使癌细胞「断粮」,无力再静极思动,壮大声势。

令癌细胞无法修复

近年,医学界研发出另一种新「武器」:PARP抑制剂。PARP是一种蛋白,作用是修复细胞DNA损伤。古语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完成铂类化疗后病情成功受控的患者,由于癌细胞DNA被化疗破坏,若在此时乘胜追击用药抑制其修复功能,就可以控制病情。简而言之,原理是令癌细胞「回唔到气」,继而自我萎缩及凋亡。

目前本港可用的两款PARP抑制剂包括于2016年注册的「奥拉帕尼」(Olaparib)和于2018年注册的「尼拉帕利」(Niraparib),两者均为口服药物。两者疗效和副作用相若,普遍是疲倦和可控的血球数量下降。而尼拉帕利的突破之处,是适用对象更广泛,乃第一款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核准毋须接受BRCA基因测试也可采用的PARP抑制剂。

大型临床研究证实,具BRCA基因突变的患者服用尼拉帕利作维持治疗,无恶化存活期由5.5个月延长至21个月;没有 BRCA基因突变的患者也呈双倍增长,由3.9个月延长至9.3个月。由于在控制病情、延缓复发及降低死亡风险三方面均具显着的临床效益,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及英国国家健康暨临床卓越研究所(NICE)已将尼拉帕利纳入治疗指引,是复发性卵巢癌维持治疗的突破性进展。尼拉帕利每颗胶囊为100毫克,对医生而言便于调校剂量;对患者而言便于用药,只需每天口服一次,亚洲人通常每次两颗胶囊,减低漏服药物的机会。

个案分享

年约60岁的黄女士(化名)确诊第三期卵巢癌,手术后接受化疗和抗血管新生标靶治疗,惟肿瘤受控仅18个月便复发。黄女士经检测证实并无出现BRCA基因突变,遂接受第二线化疗,这次仅相隔半年,癌细胞便再度肆虐。陈医生为她处方PARP抑制剂,用药至今已7个月,期间几乎全无副作用,病情亦成功受控。

最后,女士们如出现持续腹部不适或消化不良,未必是肠胃问题,及早求医方为上策。

撰文:陈亮祖医生_临床肿瘤科专科



参考资料:信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