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传媒报导


治疗癌症也必须「投资」有道


近年,提起癌症治疗,不少人的第一个反应是:「很昂贵」。作为临床肿瘤科专科医生,陈亮祖医生不讳言,近年药物推陈出新,每月药费动辄数千至数万元,对低收入甚至中产患者及其家庭而言,的确会造成沉重负担,「正因如此,部分患者可考虑选择采用高质素的非专利抗癌药物,以节省部分药费,同时也能预留作其他治疗用途。」 陈医生透露,过去曾有患者在短时间内耗尽所有积蓄,甚至不惜卖楼、借贷,为的就是继续治疗,「但此种种肯定会对患者及其家人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有些患癌的父母更对自己花掉留给子女的教育基金而万分自责!」

积蓄孤注一掷 或致无法负担日后治疗

正因如此,陈医生表示,患者在选择治疗方案时,除了治疗成效外,更必须以「投资」的角度出发,「我所说的『投资』,是指如何利用有限的积蓄,应付漫长的治疗过程。患者必须谨慎考虑是否把全副积蓄『孤注一掷』在首轮的治疗上,因为一旦医生日后判断患者须要长期用药,或者日后不幸复发,便可能无法承担,等于白白放弃了日后的治疗机会。」 「因此患者在与医生商讨治疗方案是,应行得更长远,不仅为眼前的病情着想也要考虑日后可能出现的治疗机会,所需花费,才能精明地对抗癌症。」

非专利抗癌药物价格相宜 减轻患者负担

幸而,随着一些原厂抗癌药物的专利已过,近年医药界积极研究出一些高质素、有效、安全的非专利抗癌药物,不论对患者抑或整体医疗系统,都带来莫大裨益,「非专利抗癌药物一般较原厂抗癌药物便宜约三至四成,患者可以把节省起来的积蓄,用于延长治疗时间,或留待日后一旦不幸复发时使用。」 以现时肺癌患者最常用的化疗药物为例,近年已有非专利抗癌药物出现,患者每个疗程可减少数千元药费,「虽说是非专利抗癌药物,但很多均是由外国知名大药厂制造,质素能够得到保证。」 陈医生最后提醒患者及其家人,面对癌症,应保持冷静,为日后情况作出多方考虑,才能作出最精明的抉择。

陈医生以现时本港常见的癌症一肺癌为例,「随着基因医学的出现,肺癌已可分为不同类型,医生可按基因测试结果,为不同类型肿瘤的患者,作出针对性的治疗,从而提升疗效。」 举例说,若患者被诊断肿瘤出现一种称为ALK基因突变,便须服用针对性的标靶药物,「其成效相当理想,但问题在于,患者每月须支付约5至6万的药费,而且为控制病情,患者可能须要一直用药,当中的负担可想而知。」

化疗月花过万 非一般家庭可负担

至于针对一些没有基因突变的肺癌,现时医学界会采用新一代化疗,成效颇理想,「虽然化疗较标靶药物便宜,但若患者采用化疗药物,每月亦可能要花上过万元,并须持续多月、甚至整年用药,也非一般市民可以负担。」 陈医生坦言,随着医学进步,虽然不少癌症患者的存活期已大大延长,但其他问题却伴随而来,「在不少个案中,患者必须持续用药,代表他们每月也要支付药费,在他们未必能如常工作的情况下,必然造成很大财政压力。」

新药物延长存活期 却须面对病情恶化的可能性

另一问题是,对于晚期癌症,即使患者存活期延长,他们仍要面对病情恶化的问题,「在过去尚未有有效药物的日子,患者可能只能存活数月便离世,但现在,部分患者的存活期可以以年计。不过,肿瘤是很『狡猾』的,时间一久,它对起始有效的药物产生抗药性,患者须要采用其他药物,进行二线、三线甚至四线治疗!」

真实个案

60多岁的周先生有吸烟习惯,年多前出现久咳不愈、气促的情况,经检查后,发现他两边肺叶有多粒肿瘤,确诊为第四期肺腺癌。 「当时,医生说我的肿瘤并无出现基因突变,应该选用化疗药物。但原厂化疗药物并不便宜,前后共6个疗程,每次疗程2万多元。虽然,接受治疗后,病情明显好转,但数月间,存款便『蒸发』了不少,令我不禁感到忧心。」 按国际研究建议,周先生在病情好转后,应继续长时间用药作为「维持治疗」,以减低病情恶化的机会。不过,周先生担心医药费会对自己及家人造成沉重负担,因此对是否接受「维持治疗」始终犹豫不决。 幸好,周先生所采用的化疗药物专利期已过,本港刚引入美国药厂所产生的非专利药物,药费仅为原先的约六成,经过医生详细解释,周先生决定选用非专利药物。「正正因为这种非专利药物的出现,减轻了我的负担,也能多留一点钱旁身,所以我决定把握进行『维持治疗』的机会,否则等于白白浪费稳定病情的希望。」 周先生至今仍然接受「维持治疗」,进度良好,「我现在有一定信心,即使复发,我经济上也有能力,采用其他药物,继续对抗肺癌。」


参考资料: 壹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