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传媒报导


尽管肾癌并非本港十大常见癌症,惟过去十年发病数字上升约一半,2017年新增个案更超过700宗1,情况不容忽视。由于肾脏具有排毒代谢的功能,可排走化疗药物,以致治疗晚期肾癌具有一定难度。临床肿瘤科专科陈亮祖医生指出,随着更多药物治疗组合的出现,晚期肾癌疾病管理已有不少进展。

早期肾癌有望透过手术根治

陈医生称,肾癌的病徵包括血尿、腰痛、腰侧出现肿块和发烧等。早期肾癌可透过手术切除肿瘤达到根治的目标。正常人体有两个肾脏,即使切除一边肾脏,余下的肾脏仍足够应付身体的代谢功能 。

根据陈医生的临床经验,亦有个别肾癌个案没有明显病徵,而且病情于确诊时已届晚期,并出现转移,病人未必能以手术完全切除肿瘤。可幸的是,随着医学科技推陈出新,现有更多肾癌治疗方案可供应用。

晚期肾癌的系统性治疗 或有望控制病情

晚期肾癌的治疗目标为减慢病情恶化速度、改善患者生活质素及延长其寿命。以往晚期肾癌治疗以干扰素为主,惟其成效强差人意,副作用亦大;而肾癌对化疗的反应亦欠佳2,故当时肾癌的治疗选择有限。直至标靶药面世,晚期肾癌的疾病管理才稍有突破。

陈医生解释,标靶药的主要功能为截断肿瘤的血液供应,或阻断癌细胞生长讯号的传递,令其停止生长而死亡;而标靶药对肿瘤控制较以往的治疗理想,约三分一中至高度风险的晚期肾癌病人的肿瘤缩小达百分之二十或以上3,近半病人在病情无恶化下能存活接近一年4。然而,因标靶药具有抗血管新生的功能,有可能令部分本身患有心血管疾病的患者出现中风、心肌梗塞的情况。至于其他较常见的副作用包括血压增高、腹泻、白血球数目下降和口腔黏膜溃疡等。陈医生呼吁病人若出现任何不良反应,应及时和医生沟通,作出适当处理。

癌症免疫治疗成另一治疗方向

继标靶药物治疗后,近年治疗晚期肾癌亦有突破性的进展,令癌症免疫治疗成为晚期肾癌患者的另一治疗选择。陈医生表示,癌症免疫治疗的用药原理和标靶药不同,它旨在重啓免疫系统对抗癌症,而非直接攻击肿瘤。目前有多于一种癌症免疫治疗药物应用于晚期肾癌治疗。其中一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可阻截癌细胞表面的PD-L1蛋白与免疫细胞上的PD-1蛋白结合,使免疫细胞恢复辨认及消灭癌细胞的能力。另一种抑制剂则可阻截癌细胞使免疫系统变得不活跃的CTLA-4信号通路,令免疫细胞能再次活跃起来,重拾抗癌力,清除癌细胞。

免疫治疗的副作用包括疲倦、腹泻、皮肤红疹等;较严重的有器官炎症,需透过跨专科团队处理。陈医生建议病人在接受治疗时,应多留意自己的身体状况,若出现不适,应马上咨询医生意见。陈医生表示,医生会因应病人的情况建议合适的用药组合,可望助部份中至高度风险的晚期肾癌病人在病情无恶化下延长存活。

总括来说,癌症免疫治疗为晚期肾癌患者提供了更多的治疗选择,而不同的针对免疫系统的机理可相辅相成,多角度打击肿瘤,或可令病情得以长期受控,亦有望让患者享有良好的生活质素,如常生活。最后,陈医生提醒,早期发现和治疗始终是肾癌良好预后的关键,要是出现血尿和腰痛等相关肾癌徵状时,应提高警觉,及早求医,把握治疗时机。

1 Cancer Statistic Query Systems, Hong Kong Cancer Registry, Hospital Authority. https://www3.ha.org.hk/cancereg/allages.asp. Accessed on 7 Nov 2019.
2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Chemotherapy for Kidney Cancer. https://www.cancer.org/cancer/kidney-cancer/treating/chemotherapy.html Accessed on 21 September 2019.
3 Rini B, et al. Sunitinib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Renal Cell Carcinoma. Clinical Outcome according to International Metastatic Renal Cell Carcinoma Datebase Consortium Risk Group. Clinical Genitourinary Cancer, 16(4), 298-304.
4 Nivolumab plus Ipilimumab versus Sunitinib in Advanced Renal-Cell Carcinoma, N Engl J Med 2018; 378:1277-1290.

参考资料: Top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