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传媒报导


肺癌不再可怕,标靶药饿死肿瘤细胞提升存活率

要数癌症中的「沉默的杀手」,肺癌当之无愧,因为它出现时的病徵不明显,往往令患者至晚期才发现就医,令治疗难上加难。临床肿瘤科专科医生指出,过往这类晚期肺癌患者只能接受化疗和局部性放射治疗,以作纾缓,但近年则可透过针对性的标靶药物,阻断新生血管形成,切断肿瘤组织营养供应,最终将肿瘤「饿死」,延长患者的存活期,同时提升其生活质素。

临床肿瘤科专科医生陈亮祖表示,随着人口老化,环境污染问题严重,本底辐射(即在环境中存在的辐射)相对较高,港人患上肺癌的机会增加。根据医院管理局癌症资料统计中心的最新数据显示,肺癌是本港头号癌症杀手,每年新症个案超过4000宗,导致超过3000名病人死亡。

早期肺癌没有明显徵状

「若说肺癌的病徵,可数气促、咳嗽、深呼吸时胸口隐隐作痛,或突然剧痛等,但一般来说,如果病人肺内的肿瘤不超过半边肺部的四分三大小,肺部依然可以持续「运作」而没有明显病徵。因此,若肿瘤只有5至6厘米,患者可能全无病徵,直至出现病徵时,大有可能已到达第三甚至第四期的末期阶段。」陈亮祖医生说。

由于不少患者被确诊时都已属较后期阶段,患者可能无法接受手术,需配合其他不同的治疗方法控制病情。陈亮祖医生指出,医生会先为病人抽取肿瘤细胞,了解该肿瘤的种类,例如约有15%肺癌病人属于小细胞肺癌,其余的85%属于非小细胞肺癌,而两种不同种类的肺癌的治疗方法亦有所不同。

不同基因种类肺癌也有标靶药物治疗

以较常见的非小细胞肺癌为例,当中亦有不同的基因分类。随着医学进步,医生现时可透过基因测试了解肿瘤细胞的基因是否出现变异,继而处方不同的针对性标靶药物,直接针对癌细胞独有的快速生长讯号去控制肿瘤。

「医学界发现肿瘤细胞中有不同基因,如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ENL4-ALK等。举例说,医生会先了解EGFR基因有否变异,如果患者的EGFR基因及ENL-ALK基因没有出现变异,则可处方针对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GFR) 的标靶药物,如贝伐株单抗(Bevacizumab)。」

抑制血管增生 截断肿瘤养分供应

陈亮祖医生解释,VGFR能透发血管生长,为癌细胞供应养分,「贝伐株单抗可以抑制新血管的成长,在没有血管供应养分的情况下,癌细胞便不能持续生长,甚至慢慢凋亡。」现时约有五成非小细胞肺癌病人没有出现EGFR基因变异,可采用贝伐株单抗。

研究显示,贝伐株单抗可有效提升肺癌患者的无恶化生存期及总体存活率,由以往病人单独使用化疗的10个月中位数存活率,增加至14个月甚至更长,效果非常理想。贝伐株单抗与传统化疗药物一同使用,副作用没有明显增加,有助维持理想的生活质素。另外,若肿瘤受到控制,建议使用副作用较低的培美曲唑和贝伐株单抗作维持治疗,能进一步提升存活率。

至于出现EGFR或ENL-ALK基因变异的患者,则会分别处分另一种针对此变异的标靶药物。「由此可见,不同的肺癌患者的治疗药物都有所不同,真正做到对症下药,疗效自然更理想,」陈亮祖医生补充。

陈医生最后提醒肺癌患者,肺癌已非不治之症,最重要是及早求医,对症下药,「患者应抱着乐观的心情面对治疗,透过不同药物针对性地控制肿瘤细胞,同时保持理想的生活质素。」

个案: 患者用标靶药后肺积水不再,可旅行打牌享受人生

78岁的陈婆婆早前被确诊患上第四期肺癌,肺部更因肺积水,经常气喘。医生为她抽取肺部积水后,很快又重新积水,令她苦不堪言。婆婆最初接受化疗控制病情,但肿瘤未有缩小,肺积水问题一直无法舒缓。

为了改善陈婆婆的病情,医生决定为在她原有的药物方案中,加入贝伐株单抗标靶药物。采用新方案后,其肿瘤开始缩小,疗效非常显着,而且副作用小,陈婆婆的肺积水情况亦因此获得解决。

最初,医生评估陈婆婆只能存活约10个月,但在标靶药物的配合下,其无恶化生存期已超过一年半,成效非常理想。现时,陈婆婆只需单独使用标靶药物作维持性治疗,以控制肿瘤,闲时还可与朋友家人出外旅行及打麻雀玩乐,做到真正与癌共存。



参考资料: 东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