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传媒报导


肺癌治疗已有靶向药对付EGFR和ALK突变

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比较高,同时,它又是最容易发生转移的癌症。美国癌症学会期刊发表的中国2015癌症统计显示,我国每年肺癌新发病例约73万,全国发病率17%、死亡率22%,70%的患者在就诊时已被诊断为晚期。日前,在一个针对肺癌治疗的研讨会上,来自香港的临床肿瘤科专科医生陈亮祖介绍,肺癌的治疗,越来越讲究精准治疗。有一些靶向药物和免疫治疗药物,可针对患者突变的基因,进行精准“出击”。 同一肿瘤类型可拥有不同生物特征,如EGFR、ALK、KRAS、BRAF等,目前,已有靶向药物对付EGFR和ALK突变。年轻、无吸烟史或轻微吸烟的腺性肺癌患者,可以做一下相关基因检测。

针对EGFR和ALK突变已有靶向药物

陈亮祖介绍,85%的肺癌是非小细胞肺癌,在第Ⅰ-Ⅲ期,可做手术的,治疗可手术与辅助化疗或前置化疗结合;第Ⅰ-Ⅲ期不能做手术的,可进行放疗或合并化疗;第Ⅲb-Ⅳ期的,只能接受靶向治疗,或化疗,或化疗合并靶向治疗。

“同一肿瘤类型可拥有不同生物特征,如EGFR、ALK、KRAS、BRAF等。” 陈亮祖解释,通常可从基因突变检测中得知其生物标记。例如,在大部分癌症中,肺癌占癌细胞扩散上脑的人数最多,20%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会出现“癌细胞脑转移”,有50%的ALK+肺癌患者有可能出现“癌细胞脑转移”。“因此,我们可以通过基因突变检测,了解生物标记,从而更了解病情,再对症下药。”

陈亮祖说,由于药物研发的限制,目前只有针对EGFR和ALK突变的靶向药物。年轻、无吸烟史或轻微吸烟的腺性肺癌患者,可做相关基因检测,如果符合使用EGFR和ALK突变的靶向药物,对症下药,可起到比较好的效果。

陈亮祖还指出,对于未能鉴定出特定基因突变或未有针对性的靶向药物可选的肺癌患者,如果检验出PD-L1的生物标记高反应,则可以考虑选择采用免疫治疗。

靶向药物同样也有耐药性问题

“当然,靶向药物同样也有耐药性的问题。” 陈亮祖说,就以ALK抑制剂来说,多数患者在接受克唑替尼治疗后7.7~10.9个月便出现抗药情况。

“克唑替尼出现抗药性时,除了化疗外,医生可为患者采用二线靶向药物色瑞替尼。” 陈亮祖说,二线靶向药色瑞替尼结构上与克唑替尼有很大的不同,实验室数据显示在阻断突变 ALK 蛋白质的能力上,色瑞替尼较克唑替尼强效20倍。而色瑞替尼作第二线治疗比化疗的无恶化存活期中位数增加四倍以上。还有研究更显示,若患者未曾接受过克唑替尼而直接选用色瑞替尼,无恶化存活中位数可达18.4个月。“而色瑞替尼可以穿过血脑屏障,对脑转移病人疗效优于克唑替尼。”

参考资料: 大洋网